•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烛光”虽弱 仍暖一方

——记汶川抗震救灾志愿者娄向伟

打印本页 2018/6/19 9:19:50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本报记者   贺晔

第一次见到娄向伟,是四月一个春日的下午,明晃晃的阳光洒在身上,风轻云淡,四下里飘散着丁香和海棠花的清香。

开车从人流熙攘的青岛北站往市区去,每过一个人行横道的路口,娄向伟总是踩一脚刹车,挥手让路边等候的行人先走,有行人加快脚步跑过去,更有人不忘点点头,浅浅鞠个躬表示感谢。继续前行的车中,娄向伟没有对此说什么,一切已成习惯。

在青岛,娄向伟已经做了四年出租车司机,但开出租并不是为了生计。他做过宠物买卖,开过物流公司,也承包过几个小工程,不时还要帮助在河南禹州老家的父母打理一下自家的小企业。不久前,他把自己租的那辆出租车买了下来,“没事就开出去挣两个钱,有事就在家放着,或者当个私家车用”。他所谓的“有事”,就是参与志愿服务和公益活动。

娄向伟执着于公益事业,不是简单的心血来潮,而是源于十年前亲赴汶川,以志愿者身份参与抗震救灾后萌生的信念。在灾区的一个月,给他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无所畏惧,他是救灾人

娄向伟1979年生人,1997年入伍在青岛当兵,1999年复员后就留在了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

2008年5月12日下午,娄向伟从网络获知四川发生地震的消息后,就坐不住了:“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作为一个退伍老兵,这就是应国家之需,奔赴前线的时刻。”在战友QQ群里,他呼吁大家同赴四川,“当时有70多名战友响应,后来真正成行的有20多人”。

准备好一切的娄向伟开着自己的车,在13日凌晨时分出发了,一路往西南飞驰。沿着高速公路行至四川省广元市郊棋盘关收费站附近时,各种救灾车辆已经把路堵得水泄不通。心急如焚的娄向伟在车流中插空往前蹭,忙中出错,一脚油门把车开进了路边沟里,“当地老乡马上过来帮忙把车从沟里弄出来。”检查后,娄向伟发现车已无法前行。眼看就到灾区了,他不想耽搁,就把车扔在路边,搭着老乡的摩托车继续往灾区挺进。

重灾区青川县离广元很近,娄向伟的救灾第一站去了青川,帮忙搭帐篷,抢救伤员,“什么都干”。那是5月15日,离地震发生已经3天了。

回忆当时的场景,娄向伟停顿了一下:“灾区的一切秩序都被打乱,伤员很多,问题也多。最大的问题是物资奇缺,特别是帐篷和药品。”后来,他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物资是有的,“太多了,滞留在成都双流机场,运不出来,需要大量志愿者帮忙,我就去了”。

15日晚,娄向伟赶到双流机场货运站,各种救灾物资堆成了山,他上去就不眠不休干了36个小时,“太乱了,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物资,也搞不清楚要往哪运,反正是让卸就卸,让装就装”。

期间,娄向伟第一次见到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派往前线的工作组成员胡星奇,并对他记忆深刻:“小胡在现场负责管理和调派物资,那是真的尽职尽责。他要求每一批领走的物资都有明确的去向和完备的手续。在那么紧急的时刻,这么严格的要求好像有点不通情理,但我能够理解。因为现场混乱失序,没有个来龙去脉,谁也不能保证被领走的物资真正用到了受灾群众身上。”

18日上午,短暂休息过后的娄向伟直奔四川省红十字会:“当时是生气。地震过去快一周了,一个物资分发工作都没协调好。”进入省红十字会办公楼,娄向伟逮着一个工作人员就质疑起来,大嗓门的他“嚷嚷得把全楼都震了”。时任四川省红十字会赈济部部长周百年出面接待了他。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周老头’。看到他,我心里的火气突然就灭了。”娄向伟眼里的周百年“眼睛通红,全是血丝;嗓子嘶哑,说话完全用气声;走路都发飘,好像随时会倒下去”。后来,他理解了红十字会的为难,“就这么十几号人,要处理和协调这么大笔的物资,要管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志愿者,一点都不出问题是不可能的,换谁上都不一定能比红会做得更好”。

能担责任,他是志愿者

救灾期间,娄向伟做得最多的还是在双流机场帮忙搬运和押送物资。第一次负责押运是去江油,与他同去的还有几个大学生志愿者。出发前,他召集这几个学生说了一番话:“做志愿者最重要的是不能贪心,要是有一点点歪念头,我就先劝你们不要去这一趟了。”

“丑话要说在前面。”娄向伟回忆当时,只说压力山大。车上的物资价值不菲,全是进口帐篷和药品,“丢了一点点都不行,不仅因为灾区急缺这批物资,这可全是钱啊”。

“好在,几个学生娃表现非常棒。”此话说来有因。在押运物资去江油的路上,一次歇息时,路边突然跳出几个老乡,拦着车不让走,想要留下几顶帐篷。学生们爬上车斗抱着帐篷不撒手,现场形势陡然紧张。

“一开始,他们说要10顶帐篷,我说不行。后来改口说要5顶,不然不放行,我说一顶也不行。”路过的这片地区不属于重灾区,娄向伟重任在肩,不敢松口,他和老乡协商:“如果你们确实需要,我可以打电话和上级联系,再给你们运一趟帐篷过来。这一批是要送往重灾区的,不能给你们留下。”

好说歹说,娄向伟终于把老乡们劝回去了:“老乡们的行为可以理解,虽说不是重灾区,他们也有可能确实遇到了困境。但车上的物资都是有数的,往哪调运,与谁交接都有定案,我不能就这么把重灾区急缺的物资散在路边了。”

娄向伟也遇到过相反的情况。同样是去往江油的路上,路边有老乡给他们送水送饭,对他们说:“你们安心吃饭,物资我帮忙看着。你们都是好人,是来救我们帮我们的。我保证不让人拿走一丝一毫。”

在灾区的一个月里,娄向伟最无法忘怀的是在雨雪交加的夹金山度过的三天三夜。

那是5月25日,一支多达18辆车的车队要运送一批帐篷和急缺药品去汶川。因为交通中断,车队只能绕行芦山和阿坝。娄向伟负责押车从成都过芦山和宝兴,翻越著名的夹金山,到达阿坝这段路程。

车队过芦山时,在路边停了下来,司机们与娄向伟发生分歧。当时已是傍晚,因为天气预报提醒第二天山上会有雨雪天气,司机们主张在芦山歇一晚,恢复体力。娄向伟不同意,坚持到达宝兴再休息,留出更多时间翻山。僵持中,时任芦山县妇联主席余蓉仿佛“从天而降”,给娄向伟帮了大忙。

地震发生后,余蓉联络了一批妇女志愿者,在国道边架起炉灶,给过往救灾的部队人员和志愿者提供热水热食。当天,余蓉和女儿一起在志愿服务点忙了一天,傍晚准备回家,正好遇到娄向伟和司机们发生争执,她马上上前了解情况。

“我支持小娄的想法,夹金山山高路险,若是能在雨雪天气之前翻过,更安全一些。”电话中,余蓉对十年前娄向伟的坚持记忆犹新。她马上组织志愿者为司机们端来了热腾腾的饭食,让大家舒服地饱餐一顿;向司机们介绍了夹金山的艰险路况和天气的不利影响,劝说他们继续前行;又自己联络了宝兴县相熟的几个政府部门领导,给车队安排好休息住宿的地方。终于,车队继续上路,一路往宝兴而去。

第二天清早,已经下起了小雨,车队走上了山路,山顶下起了雪,气温一路下降。就这样紧赶慢赶,还是有一辆车坏在了半山腰的垭口处。娄向伟无奈,只能先把这辆车留下,跟随剩余的17辆车到达马尔康。与阿坝州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做好交接后,他马上叫了一辆出租车,谈好以800元的价格送他返回夹金山,寻找那辆抛锚在半山腰的卡车。

“运了18车物资出来,我必须保证18辆车都安全抵达目的地。”此时,军人出身的娄向伟没有完成任务,一点都不敢懈怠。阿坝州红十字会秘书长王孝莉把他拦住了:“天都快黑了,又下着雨,这时候上山,太危险了。”

娄向伟坚持要回山上。正因为下雨,又是大震过后,山上土石都被震松了,就怕发生泥石流等次生灾害,那辆抛锚的卡车很可能遭遇危险,“不去守着,我实在不放心”。王孝莉拗不过他,只好协调了一辆安全性较高的越野车,送娄向伟返回山上,再联络救援。

回到山上的娄向伟也坐不住:“四处乱转,寻找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打电话对接救援。有时候实在不放心,又走路或蹭车往返马尔康,了解进展情况。”那三天三夜,又是着急又是害怕的娄向伟都没怎么合眼。

后来,消息汇报到阿坝州副州长扎西那里,他帮忙联络上一个汽修人员,上山把车修好。28日,娄向伟终于跟车安全抵达阿坝,“这时,我心里才放下一块大石头,可以交付肩头重担”。

“烛光”虽弱,他是热心肠

2008年6月20日左右,娄向伟自觉完成了使命,准备返回青岛。此时,他才想起一个月前被自己扔在路边的车,“回去一看,车还好好的停在那,啥也没丢,修好后就一路开回来了”。

回归正常生活后,原本只是“偶尔行点善事”的娄向伟开始认真考虑从事公益事业。他有过很多想法:从媒体了解到贵州山区贫困人口较多,他计划过到那边从事扶贫工作;因为喜欢养狗,他考虑过收养、救助流浪动物……“因为各种原因吧,这些计划和想法都是开了个头,最后不了了之。”

娄向伟怀中的小狗是他当年从汶川带回的震后流浪狗,一直被他养到现在

2013年4月20日,四川雅安芦山地震发生后,娄向伟再赴四川,又一次与红十字人并肩作战。这一次,他还特意去拜访了2008年救灾认识的芦山县余蓉一家,“大家都还好”。

娄向伟(左三)与汶川地震灾民在一起


四年前,娄向伟把目光聚焦在出租车司机群体。“我平时接触到很多‘的哥’,都是热心人,从不吝于花时间和精力帮助他人。同时,他们自己常在路上跑,都遇到过事故、抛锚,甚至抢劫、纠纷等困境和危险时刻。我想把他们的力量集合起来,可以自助互助,也可以为其他行走在路上、陷入困境的人提供救援。”

娄向伟进了青岛交运集团,正式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很快就和一群“的哥”成为好哥们。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近几年“网约车”的蓬勃发展,给出租车行业带来巨大冲击,“的哥”们有的转行,有的换车,人员流动速度加快,娄向伟的计划一度搁浅。

直到今年1月,娄向伟心心念念的服务队终于成立了,他将其命名为“烛光出租车志愿服务队”,因为“烛光虽弱,却能照亮黑暗,温暖人心”。短短3个月,已经有197位“的哥”加入“烛光”服务队。在这个队伍里,无论谁在路上遇到困难,或者看到别人陷入困境,“只要招呼一声,就会有人过去帮忙”。最忙的时候,一晚上收到了4起求助。

娄向伟最难忘的一次救援是2018年春节前夕,一个天寒地冻的晚上,服务队收到求助,一辆出租车因为汽油用光在青岛市黄岛新区滨海大道上抛锚了。

“那天晚上特别冷,气温下降到零下9度,车没有油,也不能开空调了,人在里面肯定冻得够呛。”娄向伟了解情况后,马上开车往那边奔去,“可远了,在海那边呢”。

找到这辆抛锚的出租车后,娄向伟跑了好几个加油站,想找个容器帮忙带点汽油回来,都没有成功。“现在加油站有了严格的规章制度,不能让人随便把油带走。”他们只好拨打了110。

就是这个电话,娄向伟又结识了一个热心人——民警焦丙武。那天晚上,焦丙武正好在滨海大道附近巡逻,接到报警电话马上赶了过去。焦丙武把自己的警察证和身份证押在加油站作担保,二人才终于买到了汽油,带回给抛锚的出租车,让司机能顺利回家。

那晚过后,娄向伟和焦丙武经常在一起聚聚,“聊聊服务队那些事儿,说说我们的理念和想法”。

慢慢的,娄向伟身边的“兄弟”越聚越多。他说:“一个志愿者是微小沙粒,一群志愿者聚在一起就能成为一堵高墙。”未来,娄向伟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把志愿服务队运营下去,但他希望自己无论去往何处,都会成为一个散发着温暖微光的核心。

告别娄向伟的那个下午,气温一路上升,阳光热烈得一如初夏。最后,他反复叮咛的只有一句话:“我做的事不算什么,远比不上不眠不休在机场负责物资调度的胡星奇,和四川省红十字会那个超负荷工作的‘小老头儿’周百年,还有芦山县那个帮了我大忙的妇联主席余蓉,他们的无私和敬业是我亲眼见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