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
当前版面:A2
下一版:A3 上一版:A1

“蓝天”下的精彩人生

——记山东青岛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员杨晓灵

打印本页 2018/4/24 9:49:24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4月13日,杨晓灵和丈夫于涛在青岛蓝天救援队志愿者应急救援技能培训现场


■  记者   贺晔

4月14日,在风景秀丽的崂山脚下,青岛红十字蓝天救援队主办的志愿者应急救援技能培训暨全国第四届拯救技术交流大会现场,记者见到了身穿专业救援装备,在高10米的救援模拟设施上进行绳索救援示范的杨晓灵。以完美身姿下到平地后,杨晓灵摘下白色安全头盔,一头柔美的长发披散开来,笑靥如花。

2015年11月,杨晓灵成为蓝天救援队正式队员,培训和演练已成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究其初衷,不仅源于其对山地救援事业的热爱,还因十年前在汶川地震现场受到的心灵洗礼。

十年前,不愿回首的惨痛记忆

十年前在汶川,到底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杨晓灵讳莫如深:“不想再提了。”

2008年5月21日,在北京参加了汶川地震全国哀悼日活动后,28岁的杨晓灵作为灾区急缺的防疫人员被派往汶川,陆续干了两个多月。

“其实,我并不是专业的防疫人员。”杨晓灵说,那是一场阴差阳错。地震发生前几个月,她因为英语特长被招聘到疾病防疫中心工作,“主要做口语翻译”。谁知地震发生后,因为前方大量缺乏卫生防疫人员,她被单位“赶鸭子上架”,派往地震现场。

因为防疫工作的特殊性,杨晓灵在灾区见到最多的是高度腐烂的遇难者遗体。两个月后,她回到青岛的第一件事是辞职:“之前从来没见过尸体,在汶川见到太多,感觉难以承受。”想到如果还在疾控中心工作,类似的事情和场景无法避免,她决定放弃这个“铁饭碗”。

再次提起当年的心情,杨晓灵有点轻描淡写。事实上,当时她因为骤然看到灾后惨象,遭遇了较为严重的心理问题,“经常想起那些情景,心情就会特别沮丧”。辞职之后,为了调适心情,她花了一年时间周游全国,“除了海南和新疆,其他省份都跑遍了”。渐渐地,笑容重新出现在她的脸上。

2010年底,从那段记忆中走出来后,杨晓灵再次回到四川:“毕竟在那里待了两个月,我对那片土地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还是想去看看。”之后接近三年的时光,她见证了这片土地再次“雄起”。为了谋生,她开始写一些“小网文”,以文字记录了在这里看到的点点滴滴。

2013年,终于放下一切的杨晓灵回到老家青岛,依然做着快乐的自由撰稿人。爱好户外运动的她加入了一个同好圈,做过“驴友”领队。机缘巧合之下,她通过圈里的一位大姐结识了一片“蓝天”。

十年后,全身心投入救援事业

2014年10月,杨晓灵报名成为青岛红十字救援队的一名志愿者:“我本来就喜欢爬山,喜欢那种付出汗水到达山顶后‘一览众山小’的满足感。在此过程中,如果还能有机会帮助到陷入困境的人,这种满足感是翻倍的,我想要这样的快乐。”

在队里,杨晓灵开始是“很上进”的志愿者,后来是积极参与救援行动的考察队员,现在是“可独当一面”的正式队员。

从一名志愿者到正式队员,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青岛蓝天救援队正式队员的录取标准很严格,考核项目包括体能、医疗救护技能、通讯器材使用、山地救援技能等等,还要求有多次参与培训和救援行动的记录。期间,杨晓灵考取了水下救援资格证,通过多次培训成为青岛市红十字救护培训师资。

一年后,杨晓灵迎来晋升正式队员考核的日子——2015年11月28日。这一天,她参与了三次救援行动,记忆深刻。

考核前一天晚上,为了练习绳索救援科目,杨晓灵和几个队友一起在队里待到晚上10时,结果在回家路上目睹了一起车祸。“这个时候,我应该当仁不让。”杨晓灵赶紧下车帮忙处置伤员。等到把伤员送上救护车,把一切后续事宜处理好回到家,已是凌晨时分。

第二天上午的考核很顺利,杨晓灵科科达标,正式成为青岛红十字蓝天救援队的队员。还没来得及与队友庆祝,队里就收到了一条求救信息:下午2时许,一名女子被困浮山悬崖边。杨晓灵第一次作为正式队员与20余名队友一起参与这次救援行动。经过3个小时的努力,救援人员通过索降方式,将被困女子从悬崖边救到安全地带。

下午5时,与另3名队员一起尚在回程路上的杨晓灵再次接到队长电话通知:“你们情况还好吗?还能坚持的话就调头吧,还是在浮山,我们又收到一条求救。”这次遇险的是两个大人和三个小孩,并且有人受伤。此时浮山已有积雪,气温低,天黑得又早,山路又险又滑,给救援队员带来不少困难。到最后一名受困人员安全下山,已是晚11时33分。

至今,杨晓灵已经记不清参与了多少次救援行动,各种培训和救护知识普及活动更是数不胜数,“一个月总有四五次”。

因为体能有所下降,2018年开始,杨晓灵更多参与救护知识和技能普及培训和青岛“第一响应人”培训。“作为一名应急救护培训师资,让更多的人学到急救知识和技能,同样意义重大。”杨晓灵说。

为他人求平安,为自己谋幸福

说起在青岛红十字蓝天救援队的四年,除了为他人带去平安而收获了满满的获得感和快乐,杨晓灵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赚了一个‘老头(方言,丈夫的意思)’”。她和丈夫于涛因蓝天救援队相识,在共同训练和参与救援行动过程中相知相爱,并在2017年共结连理。

回忆与丈夫初识,杨晓灵说是“吵架吵出来的感情”。刚入队成为志愿者的时候,她加入了志愿者QQ群:“起了个网名叫‘悟空’,入群当天就和一个叫‘暗影’的人起了争执。焦点是十分钟徒步1公里是不是速度太慢的问题。当时,我作为一个新人不想叫人看轻,说话比较强势,‘暗影’就和我杠上了,还说等到训练的时候叫我好看。”

当晚,是有意加入救援队的志愿者们逢周三、周日例行训练的日子。杨晓灵早早赶到训练场地,晚7时训练即将开始,“一魁梧大汉就叫嚷着说不行,一定要等‘悟空’来,看看他‘究竟有多牛’。这时有人就指着我对他说,‘她在这儿呢’……”

事后,于涛描述对杨晓灵的第一印象:一见钟情。从此,杨晓灵和于涛共同训练,共同参与救援任务。正式入队时,杨晓灵起了一个新的网名“凡尘”。“凡尘”和“暗影”成为队里人人羡慕的一对儿。

因为有共同的信念,两人共同付出时间、精力甚至金钱参与蓝天救援队的活动,从来没有因此闹过矛盾。

“我们是互相比着来的:你拿到急救员证了,我也要拿到;你去考了水下救援师资格,我也要去考一个;你又买了什么‘心水’的装备,我也一定要买一套。”说起与自家“老头”的日常生活,杨晓灵非常自豪:“我比他更早晋升正式队员呢!因为他是自来水公司的职员,平时只有空余时间参与队里的活动,不像我可以全身心投入进来。”

去年,夫妻二人在青岛市黄岛区买了新房,有了一个安稳的家。唯一不足的是,居住地离市区较远:“每次收到救援任务,两人都有空的话,多半是交换一个眼神,‘去不?’‘去啊。’然后换上装备,打车往集合地赶。”

近一年,因为自觉体力有所下降,杨晓灵在自家“老头”没空的时候,已经很少参与现场救援工作,转而担任后台支持。

尽管这样,“尘哥”和“影姐”依然是队里鼎鼎大名的人物。对于这两个绰号,杨晓灵也觉得有点搞笑:“因为我在队里的时间比较多,管事儿多,大家都叫我‘尘哥’。反而是我老公在结婚之后脾气越来越好,完全看不出原来在群里和我吵架时的硬气了,所以大家都尊称他为‘影姐’。”

现在,“尘哥”和“影姐”已经成了队里的“神雕侠侣”,“江湖上留下了他们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