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孩子的尖叫在我耳边一遍遍回响

——红十字护士讲述也门校车空袭事件

打印本页 2018/8/28 9:18:46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当地时间8月9日,也门萨达省达哈延市一辆校车遭到空袭,致51人死亡,其中大多数为不到10岁的孩子。


校车残骸

事件发生后,伤者被送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萨达省支持的医院救治。作为当天参与急救的一名红十字护士,Marta Rivas Blanco分享了她在救治现场的所见所闻。


那天的事对所有人都是场噩梦。

在也门,在伊拉克,我都救治过大批被袭击的平民。然而那天的情景是我从未经历过的——几乎所有伤者都是孩子。

早上,在我们开车去医院的路上,一个同事打电话告诉我刚发生了一起空袭,让我们做好准备接收大批伤员。当听到大部分伤员都是孩子的时候,我的心沉了一下。

现场十分紧张。急诊室很快便人满为患,接着两个急救帐篷也满了。当时的情景令人难以想象。还好我们已经启动了紧急预案,所以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地忙碌着。

首先要做的是检伤分类。有致命伤的红色伤员被立即推进急诊室,他们必须立刻得到救治,否则将性命难保。伤势稍微轻一点的人被带到急救帐篷里接受进一步治疗。

身处其中,我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的情绪,只是专心于眼前的工作。每个人都精疲力竭地工作了四个小时。那些当天本应休息的本地雇员,还有负责清洁的人,都来到医院里帮忙。尽管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有一些生命还是没能挽救回来。

在急救室里,我亲眼看着两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真相就是如此残酷:我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最终一共有51人死亡,包括40个孩子。受伤的几十人中同样大部分是儿童。

很多孩子被爆炸时的冲击波震伤了肺部,送来的时候呼吸困难。有一些人胳膊或腿骨折了,还有的被破碎的玻璃刺进了皮肤。万幸,伤者中没有人需要截肢。

孩子们身体上的伤痛总会痊愈的,我更担心的是他们的心理创伤。很多人处于极度震惊的状态,完全不能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前一分钟,自己还在校车上;下一分钟就被送到了医院。

也门的医疗系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萨达省又是十分贫瘠的地区。孩子们想要在这里接受心理援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身体上的伤口愈合后,这次袭击必将给他们带来持久的心理伤害。

我想,接下来的半个月都会很忙碌。 不过无所谓,能在这里,能帮上忙,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周一,我到办公室去盘点医疗储备。相比之前忙碌慌乱的场景,此刻医院里显得安静了许多。

正是在这样忙乱后的寂静时刻,那些镜头又一遍遍开始在我脑海中回放——孩子们脸上痛苦的表情,稚嫩的声音发出的尖叫。

8月13日,数千名民众参加了空袭遇难者的集体葬礼。




趴在儿子棺椁上痛哭的父亲



无论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或是其他冲突中,对平民的袭击都是不可接受、不能容忍的行为。国际人道法禁止对平民和民用设施的袭击。

然而,我发现我已经参加了太多次类似的救治行动,多到无法记起到底救治过多少平民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必须要来办公室提交药品和医疗设施的补货单——我们必须为下一次袭击做好准备。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