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
当前版面:A3
下一版:A4 上一版:A2

救灾车辆免费通行证的开具不该陷入悖论

打印本页 2018/8/28 9:27:46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王达

8月23日,山东省减灾中心派出救灾物资运输车辆奔赴潍坊、青州灾区,途经滨莱高速高青收费站,尽管司机现场出示了山东省救灾捐助办公室出具的凭证,收费站工作人员依然以“未接到通知”为由收取了185元过路费。

灾难面前,救灾物资运输车究竟没有“免费通行权”?这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质疑,对救灾车辆收费“不合情理”;也有人表示,基层工作人员只是“照章办事”,在没有接到上级通知的情况下,对通行车辆收费可以理解。

但是,收费站工作人员真的是“按章收费”吗?2004年起施行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七条明确规定:军队车辆、武警部队车辆,公安机关在辖区内收费公路上处理交通事故、执行正常巡逻任务和处置突发事件的统一标志的制式警车,以及经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的车辆,免交车辆通行费。

2015年,民政部、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等九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自然灾害救助物资储备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要求进一步提升救灾物资紧急调运时效,经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的车辆,免交车辆通行费。

此次事件中,救灾物资运输车司机出具的“予以放行”凭证,由山东省救灾捐助办公室开具,车上运输的是救灾物资,但其究竟属不属于“经省政府批准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的车辆”,收费站工作人员与运输司机明显看法不一。

事实上,高青收费站不是第一个对救灾车辆收费的收费站。2014年1月9日,贵州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押送满载救灾大米、食用油、棉被、棉服等物资的车辆前往铜仁,省红十字会专门开具了通行证明和货物清单,车头也贴上了红十字会物资运输标志,货物包装上也有醒目的红十字会标志,途经贵州铜大高速铜仁南收费站,依然被收费850元。

事后,媒体前往铜仁市高速公路开发公司营运科采访,相关负责人表示,对红十字会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收费完全“符合国家规定”,“主要是由于省红十字会属于社会救助团体,并非政府职能机构,其开具的证明不具备免费效力,所以按照规定是不能免费的”。

事实上,2012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依法保障红十字会组织社会力量执行国内国际应急救援任务,为依法使用红十字标志并执行应急救援任务的人员、物资和交通工具等提供便捷通道,保证优先通行并减免相关费用。铜仁高速相关负责人明显对此规定并不熟悉。

而如果按照高速公路行业熟悉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免费”前提的确是“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但事实上,在灾害来临时,第一时间启动救援行动的红十字会、慈善会、地方防灾减灾中心等,往往还来不及向省级政府职能部门申领免费通行证便已发车,其签发的通行证明在遇到“未接到通知”的收费站工作人员时,难免陷入“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窘境,为了节约时间成本,宁可付费走人。事后即便有舆论声讨,又往往陷入扯皮推诿,最终不了了之。

肩负救灾职能的红十字会、慈善会等机构开具的免费通行证明得不到高速公路行业承认,这就导致救灾车辆免费通行权的取得陷入悖论。灾害来临,十万火急,为了一张未必能申领到的通行证专门跑一趟省级政府职能部门,时间成本未免太高,与节约下来的数百元高速通行费不成正比,于是更多救灾车辆只好选择“花钱买路”,相关免费政策基本沦为一纸空文。

我国是一个地震、洪涝、台风、干旱等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据民政部、国家减灾办数据,2017年各类自然灾害共造成全国1.4亿人次受灾,525.3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170.2万人次需紧急生活救助。每件很小的事,乘以1.4亿都是一件很大的事,每个环节浪费一点时间,都会拖整个救灾工作的后腿。此次高青收费站以“未接到上级通知”为由收取救灾车辆通行费,遇到了一个“认死理”的运输司机,在全国引发广泛关注后,已不只是一个收费站员工和一个司机的纠纷,更是事关建设新时代科学应急救灾体系建设的大事。

相关部门理应以此为契机,加强顶层设计,强化部门协同,主动下放权力,让具有救灾职能的红十字会、慈善会等机构不仅能够在灾害发生后第一时间启动救援,更能签发具有法律效应的免费通行证,真正实现“救灾无障碍”。交通运输部门也应加强宣传,尤其是加强对各高速集团、基层收费站员工的宣传教育,使其不仅能做到在“未接到上级通知”的情况下主动放行,更要“快放行、畅通行”。